主页 > D生活化 >在Maussac茶店遇见巴黎 (2002.08.23) >

在Maussac茶店遇见巴黎 (2002.08.23)

2020-06-27

真的让我想起了巴黎我最爱的茶店Mariage Freres。Mariage Freres是我最喜欢的法国茶叶品牌,虽说目前台湾也有引进,但或许是心理作用吧,我总是觉得,位在巴黎马黑区的总店气氛格外不同。

我喜欢那空气里随时瀰漫着的沁人茶香,我喜欢那有一点点古典味道的展售区,不知有没有上百的漂亮黑色金属茶叶罐一连排层层叠叠整齐罗列着直上天花;还喜欢那从茶壶、茶杯到量茶匙、滤茶杓到茶果酱茶饼乾甚至来自大溪地肥硕挺直漆黑油亮的香草荚……,形形色色的茶具与相关商品,每一件都始终维持着Mariage Freres一逕低调但高贵经典(当然价格也一样可观)的迷人样态。

但最最喜欢的,则还是店后方的茶沙龙,以及茶沙龙里的早午餐:从近中午时分一直到午后,供应许多不同的套餐组合,一般而言包含muffin、scone,一道由蔬菜海鲜或肉类与腌製品所组合而成的冷盘或轻食沙拉,一份手製甜点,以及一壶好茶。

都是清新简约、却格外看得出精緻身段与细腻手工的上乘料理,爽口但优雅的好味道,配着Mariage Freres店头里原汁原味高明沖泡出来、甜润馥郁的好茶,伴着自天窗上迆逦洒落的午后阳光与氤氲满室的清芬茶气,整个儿交织成一种,我觉得是巴黎早午餐时光所特有的,率意爽然的悠闲感,着实令我深深难忘。

在Maussac茶店遇见巴黎 (2002.08.23)

也因此,乍见Maussac,真让我格外惊喜。

身为红茶爱好者,之前,总是觉得在台湾,较之阵容声势相对庞大的咖啡族来,似乎难免多少有几分举步维艰的孤单感;不仅专业茶叶卖店数量与品项极少,连想在外头喝一杯用好茶叶规规矩矩正正确确沖泡出来的好茶都难如登天。

然而,近一年来,情况似乎有了些许改变。向来抱持着对红茶的高度热情、默默耕耘多年的「欧品坊」之外,从日本原貌移植过来的茶叶名店「L’Epicier」去年底也于天母全新开幕;秉持日本人素来高竿的穷究极致精神,百多种琳瑯满目的茶款,大吉岭、阿萨姆、锡兰、越南、尼泊尔、爪哇、肯亚、南非……等单品产地茶,以及颇见多元的混合调味茶一应俱全;且除了品质、配方均颇见水準,诸如FTGFOP、FOP、BOP、CTC等等级区分也都标示清晰,且每一样还都可以亲身试闻、试喝,真真让我这爱茶人分外兴奋欢喜不已。

然后是Maussac,我觉得,比起L’Epicier无微不至的专业形象以及欧品坊如老朋友一样的熟络踏实,由来自法国里昂、在台北台中两地尚拥有颇具知名度的「普罗旺斯法国茶店」的老闆娘一手操刀下,Maussac显然以道地巴黎茶馆气氛与风尚取胜。

比方茶款不求多样,但走精选路线,尤其颇多此刻法国正当红火的日本煎茶、玉露,中国的银针白毫、祁门功夫,台湾的梨山茶、白毫乌龙等特色茶款;比方形貌上与巴黎另家时髦茶店Le Palais des The长相一般无二的茶壶、茶杓;比方卖店后方,以一道白帘区隔起来的茶沙龙,一任净白无华,近几年巴黎正风行着的极简风格,呈现出一种彷彿空掉了一般的宁谧感。

在Maussac茶店遇见巴黎 (2002.08.23)

还有那真的非常巴黎风的早午餐。像是以小陶盅盛装、蕃茄与橄榄香味儿馥郁的蕃茄烤秋虾,最适合以烤得香酥的麵包沾着酱汁一起入口;以红酒与肉桂长时间熬煮而成的苹果冻洋溢着亲和平易的家常气味;红滟滟的李子冻,袭人的果味与酸香极是宜人;其他,则如英式scone、法式甜薄饼、松子鳕鱼肝酱佐麵包,也都有着不错的品质。再配上颇有台湾高山茶清雅气质的佛手茶,绽放着新鲜百香果也似的芬芳果香的凤凰单丛,以及我始终非常喜欢的、兼容了大吉岭的清新与阿萨姆的强劲两种对立风格的锡金Temi茶……

此际,午后阵雨乍停,拨云初现的阳光从窗间洒开一地,徐徐举杯啜一口香茶,恍然间,我好似又来到了巴黎……

Maussac 台北市丽水街24号 02-23917748

欧品坊  台北市信义路一段9-3号1楼 02-23930037

L’Epicier 台北市中山北路七段41-1号 02-28772223

相关讨论:新的茶叶卖店Maussac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在Maussac茶店遇见巴黎 (2002.08.23)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